重殘青年實力詮釋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

石家莊新聞網 時間: 2020-09-25 08:31:37 來源: 燕趙晚報

新樂市36歲的一級殘疾人段二強用詩詞和漫畫療傷演繹勵志人生

■段二強正在作畫。

■段二強手畫草圖再借用電腦畫圖工具而畫成的作品。

■掃碼看視頻

□文/圖 本報首席記者 劉琛敏

“當上帝關了這扇門,一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門。”正如來自新樂市南協神鄉筆頭村的段二強,雖因罹患“神經源性肌肉萎縮症”而導致其一級殘疾,他卻並未因此沉淪。多年來,他畫了2000餘幅栩栩如生的漫畫,寫了千餘首詩詞,其中不少作品獲獎。他用詩詞和漫畫撫慰傷痛,讓生活變得豐富多彩。“正常人能做到的,我們殘疾人經過努力也一定能做到。”堅強而又樂觀的段二強説,“生而不凡,未來可期”。

罹患頑症 輾轉求醫十餘載

9月18日上午,記者來到新樂市南協神鄉筆頭村,見到了36歲的段二強。

由於長期的病痛折磨,段二強顯得十分消瘦,臉色有些許的蒼白,腿和胳膊幾乎一樣細。他的母親——71歲的李伶彥費力地將其扶起,慢慢地喂他喝水,“平時洗洗涮涮、做飯啥的我負責,他爸主要負責幫着他大小便,他現在基本也不能動”。

提及二兒子段二強艱辛的求醫路,雖已過去多年,李伶彥仍記憶猶新。“他一歲多的時候,只能勉強用雙腳蹭着地面移動兩三米,而其他和他同齡的正常孩子基本都能抬腳走路了。”隨着時間的推移,李伶彥和丈夫意識到了兒子問題的嚴重性。他們趕緊帶着兒子輾轉新樂市醫院、北京市的多家醫院求醫。“家裏的五畝多地,當時也顧不上種了,畢竟兒子治病要緊。”李伶彥説,只要能治好兒子的病,他們做什麼都願意。

然而,事與願違,段二強兩歲的時候,在北京市的一家大型醫院被最終確診為“神經源性肌肉萎縮症”。“醫生説,想要完全康復,幾乎不可能,只能慢慢調養。”李伶彥和丈夫不甘心,他們帶着兒子又來到天津市的多家醫院求醫。無數個輾轉反側的夜,兒子所患之病猶如尖刀在刺痛着他們的心。他們也曾想着,等兒子的病徹底治好後,可以拉着兒子的手,盡情地在鄉間小路徜徉。就這樣,求醫之路斷斷續續地走了十餘載,兒子的病依然沒有治好。於是,李伶彥和丈夫只能盡心在家照顧兒子,並讓其慢慢調養。

作畫2000餘幅感受身邊的美好

隨着時光的流逝,段二強的年齡逐漸增長,他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。幼時的他還能費力地扶着牆慢慢站起,而後,站起就成了奢望,腿也伸不開。肌肉在不斷的萎縮,全身也沒有什麼力氣,就連翻身都得靠父母幫忙。“我要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,不能就這樣等死。”十幾歲時的段二強有了這樣的想法。他就開始試着照着舊的漫畫書來畫畫。

作畫時,母親或者父親將其慢慢扶起,後面放上幾個枕頭讓他靠着坐着,他用纖弱的手執筆緩緩地勾勒出線條,直至滿意。然後,他開始用水粉上色,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“除了吃飯、睡覺、生病,其餘時間基本都在作畫”。相比正常人,他作畫速度慢了許多,因為要用盡力氣不斷地克服自己的身體障礙,滿頭大汗是他作畫時的常態。

畫得不好,就重新畫,直至他滿意為止。一般16開紙大小的畫,他需要用1—2天完成,4開紙大小的畫,他需要4天左右完成。所畫的漫畫以人物為主,涵蓋部分植物及風景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一個個漫畫人物在他的筆下栩栩如生。

然而,他的身體狀況仍在變差,肌肉仍在加速萎縮。8年前,他用手作畫時慢慢感覺力不從心,非常勞累,手提起筆堅持作畫的時間也越來越少。為此,段二強情緒十分低落。李令彥看在眼裏,急在心上,他和丈夫一商量,乾脆買了個二手電腦,讓其上網並瞭解下外面的世界,增長點兒見識,調節心情。

“當時,鄰居和我説,電腦也能作畫,我就自己一點點兒地點擊畫圖軟件工具欄中的各個工具,時間長了也就知道了各個工具的作用。”段二強緩緩地説,而後他慢慢摸索出了一套作畫方法。他用手先在紙上畫出草圖,然後再用手機拍照片,而後傳至電腦上,用畫筆工具勾線上色。就這樣,他畫出一幅稍微簡單點兒的畫需要2天,較難的需要4天左右。

十幾載堅持,段二強手畫了1300餘幅畫,借用電腦也畫了700餘幅,總共2000餘幅畫讓他感受到了身邊的美好。“關係不錯的親朋好友來家時,看到段二強的畫,連連稱讚之餘,都會拿走幾幅掛自家牆上。”李伶彥説。

“每當畫好一幅自己滿意的畫後,心裏就覺得很充實,很有意義,也很開心,哪怕畫畫過程是多麼艱難,多麼勞累,感覺一切的付出都值得。”説着,段二強手指向了牀下,李伶彥心領神會地從他的牀下箱子裏翻出了部分畫,有用手畫的,有借用電腦畫的。看着一個個色彩鮮豔、生動形象又獨具特點的漫畫人物,你真的很難想像這是一名被鑑定為一級殘疾,患有嚴重先天性疾病的人所作。

寫詩千餘首療傷 多篇作品獲獎

因為身體原因,段二強無法正常上學,除了作畫,他還在二姐段偉雪的幫助下學習拼音並認字讀書。

“姐姐寫完作業或閒暇時,也會教教我。”段二強説,姐姐忙着學業時,他就自己慢慢地翻《新華字典》,試着自學認字,瞭解詞語及成語的意思。一來二去,日積月累,倔強的他認識了大部分的常用字。

後來,段二強通過電腦看到網上別人寫的詩詞,讀起來特別棒也十分有感情和意境,他就尋思着,試着學習寫詩詞,並給自己起了個好聽的筆名:藍劍兒。藍,代表藍天,不能出門的他,渴望着藍天;劍兒,代表着堅韌。

“別人能做到的,我為什麼不能做到,他們能寫好,我也能!”只要有靈感和想法,他就試着唸叨着寫幾句。因為自己特殊的身體狀況,他笑稱,“大多的靈感來自窗前。”詩詞讓他的精神世界更加豐富,也有了表達情感的陣地。

為了寫好一首詩,他常常修改多次,多的時候可以達到十幾次,遣詞造句也是常有的事兒。忽然斷片,不會修改了,他就在網上與同樣是寫詩愛好者的網友們留言互動,互相學習切磋。“用廢寢忘食形容那段難忘的日子毫不為過,我寫詩詞也有了一定的提高,還交到了幾位志同道合的網友。”段二強説,他在畫畫和詩詞的海洋中暢遊,早已把傷痛拋在了腦後,也愈發變得樂觀。於是,結合着段二強特殊的人生經歷及心血的篇篇詩詞佳作問世:

“我心自有山河在,幽處誰知草木存。未把風光收眼底,窗前一縷繪乾坤。”七絕《心語》訴説着他的心境;

“馳去寒霜拂曉,歸日芬芳夾道。褪卻面紗嬌,一徑暖陽正好。斜照,斜照,滿樹櫻花含笑。”《如夢令 醫護人員凱旋有感》則是他在今年看到抗疫英雄們凱旋返家時的有感而發;

“ 瓊枝一樹芳華晚,玉骨沉香度雪寒。不懼冬深冰日苦,窗前依舊傲霜天。”《詠梅2》表達了他逆境中勇往直前的堅強。

……

就這樣,段二強創作了千餘首詩詞,多篇佳作獲獎。其中,他的多首詩詞被選入“蘭亭杯·全國詩詞書畫大賽獲獎作品選”,他還被評為“蘭亭杯·全國詩詞書畫大獎賽實力詩人”。與此同時,他與命運抗爭、自強不息的事蹟不脛而走,也感動了許多人。2019年1月,他被河北省肢殘人協會評為“河北省肢殘人自強之星”。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

當記者提及未來有何打算時,段二強毫不猶豫地説,繼續寫詩詞、畫畫,直到生命的盡頭。

“只有我堅強快樂,父母才能快樂,所以希望大家都快樂而健康地生活下去!”珍藏在心底許久未説出口的話,在此時傾訴而出。旁邊的李伶彥紅紅的眼眶裏噙滿了眼淚,她迴應:“兒啊,爸媽會照顧你一輩子!”話音剛落,段二強再也忍不住了,躺在牀上的他流下了熱淚。

“我想要對所有的殘疾人説,‘我命由我不由天’,希望大家努力克服困難,堅強地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,享受生活的美好。”稍微穩定了情緒後,段二強説,有時,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夜空中一顆最不起眼兒的星,暗淡無光;或者是沙漠裏的一粒沙,難以尋到;又或者是大海中的一滴水,平凡無味,幾乎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存在,但他來過這個世界。也許時間會很短暫,但這是他的一生,也是他的人生故事,他會認真地去讀完人生的最後一頁……

編輯: 張潔   責任編輯:尚燕華

相關文章
查看評論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